天相星⭐️入財帛宮

◆ 天相坐財帛宮,有些情形與天府相似,天府為財庫,但天相卻亦可為財印,以現代意義而言,天相等於提款的印鑒,則雖府庫充盈亦無所施用,所以當天相坐財帛宮時,必須辨其是否屬於財印。

◆ 成財印的天相,如得財蔭夾印,與祿存、化祿同度或對拱者皆是,此主富厚發達,若不見祿,但見吉曜會聚,而天府雖不得祿但亦不空露者,天相雖非財印,但亦不致成為破印,亦可得富足。

◆ 破印者,為刑忌夾印、火鈴夾印、空劫夾印、有煞同度又會煞,或空劫同度會煞者,皆是,凡破印,主財帛波動,煞忌重重者,或且致傾家,唯無論何種程度之不吉,大多數情況下均受人牽累而致。

◆ 天相星臨財帛宮,會天府星,有化祿或祿存等吉星會照者,主財源富足,有積儲。與廉貞同度,從商則長袖善舞,必然能發。紫微同度,有意外之財,因之能突然富有。武曲同度,以專門技能或藝術上得財利。與武曲、破軍拱照者,主財時得時失,忽成忽敗,或先破祖業,然後有成。再會空劫、大耗,主財來財去,時或寅吃卯糧,少積儲。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刑等星會照,主因財起爭,糾紛,傾家破產,或至牢獄之災。

◆ 天相與祿存同度者,其對錢財之謹慎態度甚於天府,唯與天府不同之處,則在於天相守財帛時,常能慷慨解囊以濟人之危,天府則對此更小心謹慎。

◆ 天相喜與化祿或祿存同度,必主富厚,尤喜化祿,財帛更主豐盈,且亦可掌財賦之權,能在現成局面下發展事業。

◆ 天相為財蔭夾,更易得現成機會,發展現成事業,故亦喜同會魁鉞,或得魁鉞夾。天相若為刑忌夾,則主受掣肘,或受拖累,更加有煞同宮,或空劫同度,則主傾覆破盡祖業,四十以後始漸興家。

◆ 丑未宮天相,與紫微破軍相對,可主突發,但突發前必有一段時期經濟困難,或財源雖有,但卻似雞肋。丑未天相之突發,仍視會合星曜而定其程度,見吉化吉曜則突發之後可平穩,常以紫破或天相大運或流年,為突發克應之期。若有煞忌,則仍主波動。

◆ 卯酉宮天相獨坐,與廉貞破軍相對,基本性質不吉,故稍見煞曜,其財源即不穩定,且時生改變之心。若與空劫同度,再見煞忌(尤不宜廉貞化忌),則易因拖累而致生糾紛,若再有天刑、大耗、陰煞,或更與昌曲化忌對沖,於此大限流年,必生嚴重破敗,可至傾家,唯若繼續行至吉限、吉年,則主可以東山復起,此為一項重要徵驗。喜卯酉天相見祿,又見吉化吉曜,財帛雖豐盈,但仍主改變,故一生必至少有一次重大的轉行轉業,轉變財源。

◆ 卯酉天相若見吉曜太多,則容易過分奢望,生改變之心亦由此而來,蓋以為改變環境即可達到理想,然結果必仍然失望,後天趨避,以不作急劇轉變為宜。

◆ 巳亥宮天相,對武曲破軍,財源亦不主穩定,唯較對拱廉貞破軍為佳。天相獨坐的三種情況,其實皆主不穩定,唯對拱紫微破軍之不穩定,主突發,以及突發後仍有波動,廉貞破軍之不穩定,常常出於自發,武曲破軍之不穩定,則為客觀環境所致。人類常易克服客觀環境的改變,但卻不易克服內心的情緒,因此天相對武破,其客觀境遇一般便比對拱廉破為佳。

◆ 天相在巳亥宮獨坐,武曲破軍拱照,這是天相在財帛宮最差的格局,基本性質就是時得時失,財源諸多起伏不定,天馬同度或拱照,更是如此。再見空劫大耗,主寅吃卯糧,即先花未來錢,或需借貨度日。見煞則因財起紛爭,煞刑忌重則人為財死,或因此犯上官非,宜注意求財的行為,不要觸犯法紀,傷天害理。

◆ 巳亥天相最畏武曲化忌沖拱,則生波折重重,當境況較佳時,又生變化,惟若仍有吉曜會合,而煞不重者,則可從事兇事以求財的行業。如飲食業、凍肉業等,則波動較少,或從事專業亦可,則以受雇用為宜。配巳亥天相見武曲化祿,必見陀羅,或與陀羅沖拱,故性質亦不全美。

◆ 巳亥天相見武曲化權、化科,又有吉曜同拱,則財源較為穩定,且主終有積蓄。巳亥天相見空劫刑煞,則有破敗,客觀環境改變頻繁。巳亥天相見祿馬交馳,主常得外地提供之生財機會。

◆ 天相在財帛宮,見左輔、右弼,主財源穩定,但不主豐厚;見天魁、天鉞,主生財多機遇,但亦僅主充足。見文昌、文曲,主利用文才謀生,或是以名氣得財。天相見這些吉星,都以更見祿曜為吉利的基礎。

◆ 廉貞天相,因廉貞帶有商業性質,故更見祿曜,利於從商,人際關係良好,長袖善舞,見吉曜能發,見煞曜則進財艱辛。紫微天相同度,這是突發的星系,不見祿曜也有這種性質,見祿則發的程度更大。但如果見火鈴羊陀諸煞,則發後容易橫破,打回原形,而且在生財時,亦應注意手段是否過度激烈不近人情。



天相財帛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