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相星⭐️入官祿宮

天相星在官祿宮

天相星坐守官祿宮之人頗具輔佐才能,事業安定,平穩少變化,多在公家機構、大規模企業中任職,適任於行政及管理上的副職、秘書,不宜做一把手,或者名正實副。天相入廟,與左右、昌曲、魁鉞同宮會照,得人器重,主富貴,經商從公皆有大成,能得高薪收入。會照科權祿,三方四正無煞曜者,宜從政,高官厚祿,經商則為巨富。不加吉星凡人,亦主事業安穩,生活富足。廟旺加煞,只宜從商。天相陷地,成敗多端,加煞殊為不吉,只為凡人。

天相星坐守官祿宮,與紫微同度,亦主進身政界;武曲同度,立功邊疆;廉貞同度,亦主參予戎機,馳騁戰場。與武曲、破軍拱照者,有成有敗,時得時失;有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會照,事業多糾紛、多變化、多枝節,順中多逆境,且主官災是非;在政在軍或遭遇突然的撤職,在商則有顛覆涉訟倒閉等情。

天相星坐守官祿宮,若被刑忌所夾,更見煞曜同度,斗生牛馬;有吉曜同會,亦時受壓力。與空劫同度或會照,不適合從事投資活動,經商也容易虧蝕,更見大耗尤其不吉,故宜有一技之長,再見吉曜祿曜,則可“創辦工廠實業”;有龍池、鳳閣者,宜藝術技能。若無吉曜,或且見兇星惡曜者,則或為志大才疏,或不守一業,時生改變之心,以致反流離不安。天相有祿馬沖拱,亦主離鄉。

天相星坐守官祿宮,無論身處何地位,均不宜在名義上占取最高位置,以二把手為宜,否則必受他人攻擊、排擠。丑天相帶服務性質,然而其所謂服務,絕不同於太陽天梁的社會服務,往往有政治色彩,或直接從政,或職業有政治背景,或雖非政界,但卻對政治有濃厚興趣。天相本身無吉化,但卻喜與吉化之星同度,或三方有吉化,亦為天相所喜。天相守官祿宮,是否能成富,須視天府所會合之星曜而定。逢府看相,逢相亦須看府。蓋天府為庫廩,天相為鎖镎,有銷镎而庫廩空虛,亦自徒然。

天相星坐守十二宮

  • 天相、紫微於辰戌宮,紫微天相同度,性質比較強烈,命主具有領導能力,見諸吉曜吉化,適合當管理高層,或是進身政界。天相與紫微化權相會名大於利,亦權大於利。倘見煞曜,則不宜弄權,否則事業必多挫折,或主傾覆。天相與紫微化科相會,亦名大於利,雖獨當一面,但卻往往易受架空,必須同時見輔佐吉曜然後始主有名可實。
  • 天相、武曲於寅申宮,傳統視為武將之星系,故有立功邊疆之說,這應以見火星、鈴星、擎羊、陀羅、天刑才是。武曲亦是財帛主,更有祿存、化祿、天馬、天魁、天鉞等,可從事金融投資,經濟財務等工作。武曲天相若是煞忌刑重重,則宜為一技傍身,以求生活安定。
  • 天相於巳亥宮,巳亥宮天相獨坐,對宮有武曲、破軍會照。因武破是變動性大的星系,受其影響,主事業“有成有敗、時得時失”,當吉兇交雜時,情況更是反反覆覆。若無吉星輔助又會諸煞曜,一生事業多勞,往往須親力親為,事業起伏,糾紛變化枝節,故亦宜一技之長傍身。遇天馬同度或拱照,宜流動生財或主事業多變。巳亥天相與武曲化忌對拱,與人合作時多損失,且往往因財失義。天相於巳亥宮獨守官祿宮,不見祿,亦宜工程技術;會天府化科者,可半工半商。
  • 天相於丑未宮,與紫微、破軍相對,若為刑忌夾,則一生事業反覆,與人合作每每兇終隙未。若為財陰夾,則主承繼現成事業,並由此創開新局面。丑未天相獨守官祿宮,若有桃花,最宜從事酒色財氣事業;若見昌曲,則為藝術中人。二者皆有娛樂事業性質,然本質卻有絕大分別,即為藝術與色情之區別也。若遇破軍化祿宜作為商品代表,此即“副貳”之意。所謂開創性,此時便變為開啟代理商品的市場,如此則所得利益便應較大。
  • 天相於卯酉宮,與廉貞、破軍相對,以卯宮較佳,因為寅宮的太陽所來較為光輝。卯酉天相,在一般情形下權重一時,但究非事業主腦。若從商,最宜為商品代理,若任職,則宜為跨國機構一地之首腦。卯酉天相而府庫充盈者,宜任財經方面工作,若天府化科,則以工程技術為宜。卯酉天相與廉貞化忌對拱者,與人合作,時生破裂。
  • 天相、廉貞於子午宮,對宮為破軍,命主不宜從政,以從商為宜,可憑一己之聰明才藝作為事業的基礎。宜見文昌文曲、龍池鳳閣、天才等星曜,可增加其人的才藝。如會廉貞化祿,事業帶開創性,但所開創的事業卻不屬於自己,往往一業開創即成,便須另調新職,負擔新的開創業務。只有當所會的天府有祿存同度,或天相本身為財陰所夾之時,然後才能享受開創的利益。


天相官祿宮